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近期岛内政局概述

日期:2017-05-01 18:17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陈咏江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今年初以来,岛内政治形势依旧是充满风云诡谲。一方面,执政的民进党因执政不佳,争议性事件不断,已经在内外压力之下开始走马换人,并显示出向基本教义派靠近取暖的迹象;另一方面,在野的国民党并未因民进党执政不佳而获得民众的认可,党内围绕党主席选举的争斗愈演愈烈,大大减弱了对民进党的牵制能力。表面看起来,国、民两党的主要精力都不在对方,但事实上,蓝绿之间围绕农会选举、党产争议、马英九官司等展开的政治斗争仍然十分激烈。
  蔡当局执政压力继续升高
  一、内政民生越改越乱、未见起色
  一是结构性矛盾未能调和。蔡英文为上台执政,选前做出过多不切实际的许诺,却不愿意真正接受两岸融合的现状和趋势,从而限缩了台湾经济社会发展的格局。对于台湾这个浅碟型经济体而言,在未能实现区域充分整合的背景下,无法将蛋糕做大,也就无法满足各方的需求,从而在根本上决定了蔡英文当局的改革只能是“窝里闹”。
  二是不配套的改革引发不满。蔡英文最依仗的林全“内阁”急于做出执政成绩,各部门各自为政,匆忙开辟多条战线。由于改革措施不配套,引发的反弹反而让林“内阁”乃至蔡英文的民调不断滑落。其中,以劳动部门强推“一例一休”政策最为典型,影响最大。由于蔡当局立场在资方与劳方间徘徊,导致双方皆不满,随着争议扩大,蔡当局又急于定调了事,于是缺乏变通的“一例一休”贸然出台,导致资方成本上升、劳方未能享受应有的福利,甚至周末消费物价反而上升等一系列恶果。
  三是争议性政策引发焦虑。蔡当局为了争取美国、日本的支持,在美猪进口及日本福岛核食解禁的问题上持开放态度,虽然遭遇民意反弹,但蔡当局在美日压力下仍有强烈推动的意愿。年初,更是爆发农药食品问题,让民众对“绿色执政”的品质大为不满。为了向支持者交心,民进党“立委”积极推动“同志婚姻合法化”,并意图修改民法继承等相关内容,引发“挺同”与“反同”阵营的对峙,包括基督教长老教会在内的绿营传统支持者也站出来反对,严重撕裂台湾社会。
  四是针对性改革加剧矛盾。年金改革本来是台湾社会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但蔡当局主导的年金改革却成为明显针对军公教群体砍福利的单向行动,激起军公教群体的激烈抗争。而其他涉及长照政策、健保给付核删、转诊制度与医疗评鉴制度等事关民生的改革却未见行动。
  二、“阁员”状况百出,被迫进行小幅改组
  一方面,争议性“阁员”状况百出。防务部门负责人冯世宽在公开场合多次失言,包括“运4万发炮弹去南沙”“含笑牺牲”“自己表现100分”等,还有最近台空军基地深陷“毒窟”风波,冯不管在社会或军中,都备受讥讽批评。“政务委员”张景森乱发言、交通部门负责人贺陈旦缺乏施政能力等均引发民众质疑。
  另一方面,不敢进行大幅调整。台“行政院”于2月3日宣布“内阁”改组,仅仅更换包括劳动部门、卫生与社会福利部门、农业部门、科技部门的四位部门负责人。无论是“行政院长”林全还是防务部门负责人冯世宽,在民进党内缺乏班底的蔡英文都因为无法找到更合适的替代人选,而不愿意也不敢轻易换掉,只能寄望这批“老绿男”能够顶住外界压力。
  三、绿营内部派系竞争升高,“独”派求安抚声浪提高
  一是新潮流一家独大,激化派系矛盾。新潮流系凭借多数“立委”席次,及掌控高雄、台南、桃园等主要县市执政权,得以继续安插该系统人员,不断培养新生力量,并反过来围猎要挟更多的党公职。而蔡英文本身缺乏党内根基,既要倚赖新潮流支持,又要平衡各派系,防止新潮流单独坐大,与新潮流的关系已经是“有相互利用要挟而缺乏信任”,从新潮流“大姐大”陈菊公然叫板蔡英文可见一斑,而相对年轻的赖清德的去向也成为蔡思考2020年选举不得不面对的一大隐忧。
  二是“独”派借机要挟。如今,民进党内两岸关系主张相对理性的谢系因为谢长廷远赴日本而松散分裂,除新潮流、小英人马以外,最大的派系是台中市长林佳龙领导的“正国会”,聚集大量“独”派人马,林本人更是理念型“台独”。在民进党派系斗争中,“正国会”与传统深绿大佬相互唱和,从财权、人事方面对林全“内阁”施加压力,迫使蔡当局做出更多让步,文教“台独”的步伐更加迅速。
  国民党主席改选白热化
  一、“六抢一”局面前所未有
  一是本届党主席颇具吸引力。与现任党主席洪秀柱是延续第19届党主席剩余任期,没有选举提名权不同,此次选出的第20届党主席将是党内实质的“共主”。第20届党主席任期4年,握有2018年“九合一”地方选举和2020年“立委”选举的提名权,加上民进党上台后执政不佳,国民党也已经由“太阳花学运”后的下滑态势开始止跌回升,此次选举直接关系到2020年“总统”党内初选,决定着未来四年国民党的命运走向。
  二是选战空前激烈。国民党此次竞选局面异常复杂,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前“副总统”吴敦义、党副主席郝龙斌3位重量级人物宣布参选后,国光生技董事长詹启贤、前台北农产公司总经理韩国瑜、前“立委”潘维刚又加入战局,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六抢一”格局。6人宣布参选创下历史记录,选举期间,爆出黑道入党、人头党员风波,各方就选举制度、投票时间、党代表人数、党员资格认定等激烈交锋,合纵连横,让人眼花缭乱。竞选过程中风波不断,这在向来崇尚权威、信奉“黄袍加身”公推共主的国民党酱缸文化而言,是彻底的颠覆。
  二、出线形势难以预料
  一是洪秀柱、吴敦义、郝龙斌皆有胜选可能。洪秀柱是现任党主席,拥有深蓝的黄复兴系统支持,主要票源在北部、女性及军系深蓝部分;吴敦义是马英九副手,拥有最完整的从政资历,主要票源在中南部、地方派系及传统“立委”、议员;郝龙斌声称只选党主席不选2020,属中生代,获胡志强等党内大佬支持,票源也在北部、黄复兴系统。三人皆面临复杂的分票形势,詹启贤吸引相当部分南部选票,潘维刚获北部女性支持,韩国瑜则受年轻人与深蓝欢迎。三人皆有优势,洪、吴占据光谱的两端,郝龙斌居中间。目前看,三人想要首轮过半胜选皆有难度,但若进入第二轮,谁胜谁负就更难预料了。
  二是胜出者肩负整合重塑国民党的重任。此次选举将是决定国民党命运走向的关键一役,选举中相互厮杀留下的裂痕能不能弥合,有待新一届党主席的智慧以及落选者的胸襟格局配合。在民进党执政不佳的情况下,国民党支持者虽然在快速聚拢,但国民党的支持度并未显著上升,表明民众对蔡当局的不满并未相应转移到对国民党的信任上面。国民党要谷底爬升,不仅需要一场场选战胜利,还需要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在面临民进党毫不留情的追杀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蓝绿间的斗争依然激烈
  一、农会选举暗潮涌动
  台湾农会会员超百万,掌握“老农年金”、农保等福利补贴和农业金库、农训协会、丰年社等法人组织,在合作金库也有董监事席次,很大程度上左右农民权益及资源分配,是农村选举中最重要的动员系统。民进党全面执政后,对这个长期被国民党掌控绝大部分职务的封闭系统如鲠在喉,早在去年3月,就由党内最熟悉地方派系及农渔会选举运作的民代陈明文操盘成立专门的选举应对小组,放话要在基层农会代表选举中拿下1/3席次,夺取全台农会多数理监事。为此,民进党恩威并用,试图推广其“绿化”嘉义的“以权换票”经验,放话“不配合就不给补助款”来恐吓农民,并在绿营执政县市派出会计师查账,胁迫蓝营总干事就范,硬打“蓝绿对决”“抓贿选”,激起农会和农民反感。结果,在第一轮1万多名会员代表和4000多位小组长选举中,绝大多数基层农会均维持蓝大于绿,民进党铩羽而归,而国民党地方派系长期经营,了解农民所需和农村生态,出身国民党的云林县前县长张荣味系统大获全胜,显示民进党仍与基层存在距离,其唯利是图的政党做派难以获得农民信任。
  二、党产争议不断升级
  民进党依据“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成立“不当党产委员会”后,任用陈水扁御用律师顾立雄出任主委,对国民党党产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清剿行动。一是通过国民党公布的收入支出数据,认为国民党合法收入有限却长期巨额开支,本应长期入不敷出,直接推定国民党所有财产为不当党产。二是冻结国民党银行账户,让国民党拿不到现金、支票。三是认定“中投”为国民党党营事业,是附随组织,为不当党产,断绝其继续给国民党输入财源的可能。四是调查妇联会、救国团等外围组织。此外,党产会还积极追讨国民党当年出售不当党产所得,意图将国民党的不动产认定为非法党产,让国民党既无钱花也无地自容,还无法摆脱党产的历史包袱。而国民党方面,虽然因为席次不够,不能主动提出“释宪”,但坚持透过诉讼,确保“中投”公司不会马上被充公,确保党工薪水能够在法院介入下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由于民进党追杀得太过凶猛,引发“监察院”介入,主动提出“释宪”,未来能否受理以及能否得到解决都是未定之数。目前,国民党需要募款度日,未来也不可能再依靠党产求生,如何重塑政党形象及生态,将是国民党不得不面对的转型挑战。
  三、马英九官司牵动敏感神经
  马英九卸任后,扛起“反独”大旗,对蔡当局的两岸政策形成极大掣肘,引起蔡英文忌惮。而民进党内深绿势力也急于报复打击马英九,不断提起诉讼打击马英九及马亲信。在此背景下,绿营利用司法改革、转型正义等名义,用政治手段操弄司法,废掉特侦组,以教唆泄密罪等理由正式起诉马英九。虽然从法律上看,马英九被关进牢房的可能性不大,但却限制马发挥能量,陷入缠讼而无法自拔。另一方面,民进党这种报复打击也让蓝营人士更加认清民进党的狰狞面目,从而不抱幻想,更坚定地站出来与民进党进行抗争。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